海外华人圈子里的虚假消息有多严重?就连中国领事馆也看不见了!

中国女子学校被打败了?加拿大总理漠不关心?挨打后,别用中文大喊大叫了?不要再传播它了;这些完全是错误的消息。 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卡尔加里总领事馆发表声明,证实这名“中国女孩在加拿大遭到许多人的暴力殴打”是假消息。 此外,总领馆还郑重警告:“不要相信谣言,不要传播谣言。” 不幸的是,这样的声明似乎无法阻止微信圈子里的“谣言传播”趋势。 在主题派对和流量第一的压力和诱惑下,我们在微信上看到的海外华人圈新闻的真实性往往会大大降低。 事件回顾:发布欺凌视频只是因为有一句话被识别为中文。虚假新闻事件源于萨斯卡通市的校园欺凌事件。 加拿大当地媒体CTV发布了一段恃强凌弱的视频 在这段视频中,被殴打的女孩向其他人喊道不要继续殴打她。 在视频中,女孩喊道,“能不能停下来?”然而,一些加拿大华裔微信公众号直接断定这句话是粤语“停止”,所以这个女孩一定是中国女孩 在含糊不清和缺乏信息的情况下,真正的媒体显然不会轻率地报道可疑事件。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了以下场景:一些网站更加严格,使用可疑的语言。 然而,这种效果堪比互联网时代的“三人一虎”。谣言传播开来,变成了中国女孩。 这场闹剧就像当年极其尴尬的“头巾门”事件。最初忏悔中的亚洲人不知何故变成了中国人,这也刺激了社区中更严重的伊斯兰恐惧症。 在遭到反驳后,一些微信公众号悄悄地删除了它们最初的推送。然而,目前,这一被证实的假新闻仍有大量遗留产品,它们在互联网世界中沉默不语,可以随时以搜索引擎的结果再现在网民面前。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国世界刚刚出现的问题。 活跃在社交媒体中的虚假新闻一直是全世界难以解决的问题。 在美国,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社交媒体上的虚假新闻干扰了这次选举,这将决定美国和世界的走向。 然而,在言论自由和宪法权利的保护下,虚假新闻的定义和处罚措施都遇到了严峻的挑战。 此外,党员身份、夸大事实和恐慌也成为微信文章和公开号码操作的“必要操作”。 怀疑,或者,也许,突然,只是这些话在公众中层出不穷 显然,这不是媒体报道值得人们尊重的新闻的方式。 然而,在海外华人社区,这些内容对社区的危害大于他们所获得的利益。 中国世界的囚徒困境在我们的认知中制造恐慌和传播虚假消息可能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在我们的教育中,这种行为也很难合理解释。 无论从道德还是职业道德来看,这显然不是正义。 然而,在经济利益和生存的压力下,事情往往会发生变化。 无论是网站还是公众号码,在品牌利益尚未确立的环境下,阅读量、订户数量和访问量已成为赚取收入的主要途径:只有当阅读量高时,广告商才能在公众号码上投放广告。 只有当网站有更多的访问者时,才会有其他的商业机会。 例如,在加拿大,当地的中国网站很难像其他媒体一样建立编辑团队,原创内容的资源有限甚至为零。 这意味着中国网站的大量内容来源将来自当地的英语网站。 内容依赖于翻译,这不仅很无聊,还意味着他们无法逃避竞争对手:每个人都是相同的内容来源,那么为什么用户选择查看某个信息呢?此外,这已经成为一场没有任何门槛的比赛。 拥有身份证可以让你注册一个公共号码。如今,随着建站工具的发展,在线网站的成本已经大大降低。 无论是内容还是其他渠道,每个渠道的水平都有很大差异。 为了得到更多的关注,只剩下狩猎计划和彩票如何安全、醒目、主题派对等不被视为流入的“下三滥”手段。 这种绘画风格每天都在我们的社区出现:当警察仍在确认他们死亡的原因时,有人推测他们是因为害怕犯罪而自杀的。恐怕这些公众数字具有心理巫术,可以预测未来。我不知道他们能否提前宣布下一次彩票的中奖号码。 只有在警方公布的尸检报告中,才确认两名嫌疑人的死亡是由于自杀。 然而,公众数字已经完成了“成功预测”。看来我们将来应该问他们下一次抽奖的头奖号码是多少。 在这种兴趣的驱使下,各种中国网站和公众数字陷入了虚假新闻和流量的恶性循环,这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囚徒困境:竞争对手通过标记方获利,而他们自己的职业道德让他们感到饥饿。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价值观已经成为无用和“有害”的事情。 在这样的模式下,经过几个月的休眠,记者自己收集和撰写的内容失去了市场,移动键盘和随意更改几个单词的标题成为主流。 这既是一种悲伤,也是当前的现实。 我们曾幻想中国移民可以在一个更开放的环境中制作更好的内容,但在我们现在生活的互联网时代,海外社区的媒体状况确实令人遗憾。 在这个囚徒困境中,很难说是否有人从中受益。 似乎高水平的教育不能阻止虚假新闻的根本原因。如果像《华盛顿邮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多伦多星报》这样的媒体爆发假新闻丑闻会怎么样?恐怕相关记者会被解雇,媒体公关部门需要澄清 他们报道了虚假新闻,甚至成为未来几天媒体激烈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 此外,带有虚假新闻的媒体将受到公众的批评和批评。 他们可能会失去收视率、订户,更重要的是,公众对他们的信任。 (在美国电视剧《新闻编辑室》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导演查尔斯·金纳(CharlieSkinner)辞职,因为他被下属误导报道假新闻。)不幸的是,在被指出报道假新闻和传播假新闻后,一些中国媒体不会面临如此巨大的压力。 雷声过后,生意依然如故。 由于订阅数量的增加,他们也可能收到新的广告,而编造新奇事物的作家也可能因其“英雄事迹”而得到老板的奖励。 这不完全是老板和资本的错。 在这种环境下,企业家和雇主都在为最大利益而运作。 要求他们按照道德标准行事不仅是一种奢望,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目前,毒害中国社会的虚假新闻仍然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热衷于虚假新闻和求新内容的读者:它们的存在促进了本应严肃的内容向营销数字的转变。 我们天真地认为,中国移民通常比生活在中国的普通大众具有更高的素质。 他们通常拥有硕士或博士学位,也可能是高端人才。他们应该能够有更深层次的思考能力。 然而,在今天华侨社区的描绘下,这已经成为一个完全的幻想。 也许与生活在中国的人相比,一些能够移民的中国人比其他人更好,只留下他们自己的财富和被移民官员选中的运气。 在国内,我们的教育缺乏媒体认同,我们的写作训练也不注重引言来源的验证以及事实、逻辑和数据的判断。 一些中国父母疯狂地支持应试教育,但看着当今社会不断出现的错误消息,恐怕我们很难不思考我们的家庭教育是否是一个我们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 这些高中生应该能够做出一些判断,但他们困惑了社区里的“大师”和“医生”。这不仅讽刺,而且值得人们警惕。 公共事务中的虚假新闻比人们想象的要可怕得多。也许这取决于社区的交通状况。公共号码和网站可以赚很多钱。被欺骗的读者也可能会喜欢。 在一些人看来,这实际上只是一个许多人都愿意与之抗争的行业。 然而,通过谣言和好奇心构建的微信内容将对海外社区造成更多伤害。 在人民拥有投票权和间接改变立法机构的权利下,这些公众数字的读者不仅仅是虚假新闻内容的最终消费者。消费完这些内容后,他们对公共事务的看法和对世界的理解不仅会毒害自己,还会给别人带来更大的影响。 当中国世界的内容开始注重新奇和引人注目的时候,我们经常看到微信文章的标题说着惊人的事情:政府接纳的难民在加拿大过着帝王般的生活,政府付钱给吸毒者注射毒品,整个多伦多市变成了战场。 这些看似有趣而无知的内容给内容制作者带来了大量流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流量的质量可能有些低劣:读者可以通过这些故事发泄自己的情绪,但他们无法了解更多关于政策的背景和利弊。 通过这样的内容了解外部世界和看盲人没什么不同。然而,在这样一个长期的环境下,对公共事务的判断自然会有一个带有阅读的事实核查机制,并开始与媒体中大多数具有标准化编辑和编辑的选民产生严重分歧。 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里,人们当然可以对公共事务有不同的看法。 然而,在缺乏事实和逻辑的情况下,片面的观点确实不利于民间社会的建立和发展。 随着移民人数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中国社会中话语权的缺失、政治权力的缺失和领导人物的缺失。 然而,人们对政治和社会问题的辩论不再基于事实和数据,而是成为情绪和仇恨的宣泄。 那些生活在偏见、虚假新闻和单一信息来源中的人可能还不能感受到他们所处的危机。 然而,对他们的后代来说,他们前辈留下的名声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更严重的负担。 这些行为今天看起来很荒谬,将来肯定会让某人付出更大的代价。

发表评论